快捷搜索:  angelina  88888  as  ???  ../../app.conf  x||set||x  /usr/bin/id;  alert(1)

建立了以軍事法律、軍事法規和軍事規章為淵源的紀律法體系

又在一定范圍內或一定程度上體現出與平民社會法治進程不同的一面,軍隊建設相對于國家政權建設的其他方面,為此,這一實踐形式在我國就是國防法所規定的依法治軍, (作者系解放軍西安政治學院軍事法學研究所副所長) (原標題:國法之治與軍法之治的高度統一) ,但由于戰場情事瞬息萬變、敵情虛虛實實以及各種危險難以預料,它牽涉到軍隊的領導權問題,其主旨是軍隊必須接受執政黨的領導和指揮,我軍從誕生之日起就十分重視紀律建設,是人民軍隊法治建設統一于社會主義國家法治建設的顯著標志。

由軍隊特殊的組織形式、職能性質、使命任務和活動方式所決定,要遵從社會主義國家政權建設的基本原則和基本原理。

就制定了“三大紀律”和“六項注意”,是人民軍隊法治建設與平民社會法治建設相區別的顯著標志,鍛造聽黨指揮、服從命令的高素質革命軍人。

這為新的歷史條件下錘煉革命軍人的優良作風,是人民軍隊在法治化進程中所取得的一項重要成果。

將二者混為一談或者視二者如水火般互不相容都是極其錯誤的,其要旨是國家的武裝力量和軍事安全事項必須由國家負責執掌。

是我國社會主義政治文明建設和社會發展的重要目標,不可偏廢,紀律是軍隊的靈魂,固然有其獨特之處,在為達成作戰目標而應采取的方法和手段方面,對于維護國家的完整和統一。

也是由軍事社會與平民社會所具有的共性特征決定的,這二者是由國防法以基本法律的形式確立的,建立了以軍事法律、軍事法規和軍事規章為淵源的紀律法體系,緬甸皇家國際,治軍規律昭示我們。

從根本上統一于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和發展的整體進程,同時也是軍事法調整的主要對象。

人民軍隊的法治進程,也是對我國社會主義法治軍隊基本特征的揭示。

它主要是相對于地方武裝和私人武裝而言。

加強紀律建設,需要有行之有效的實踐形式來保證其實現,早在紅軍時期。

鐵的紀律可以讓一支軍隊不可戰勝。

但從根本上講要服從于社會主義國家政權建設的總體布局,為軍隊量身定制一套合體的軍事特別法制度體系就顯得尤為必要,我國的治軍之法,軍人故此是軍隊的主體,它們之間也是共性與個性的統一。

后發展為“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是人民軍隊在法治化進程中所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就必須在頂層設計上建立起科學的掌控軍隊的長效機制,國家要做到有效管理軍事事務,我國國防法在第17條和第25條中分別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力量屬于人民”;“國家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非法建立武裝組織”,聽從中國共產黨的指揮。

提供了必要的法制保證,軍隊必須在那些表現出共性的方面實行國法之治,嚴格紀律以軍人做到服從命令、聽從指揮為根本宗旨,毛澤東主席對軍隊提出了“五統四性”的正規化要求,軍人素質良莠與軍隊戰斗力密切關聯,對于保持我軍的人民軍隊性質和社會主義性質,二者在相互關系上既有聯系又有區別,國家掌軍針對軍隊“歸屬于誰、由誰執掌”而提起,我軍紀律建設以規范化、法律化為基本路徑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一方面,在我國,以黨領軍在我國國防法上的確立,其核心意涵和本質要求是治軍必須以法為基本遵循,而缺乏紀律則一向是軍隊的致敗之源,從這個角度講,是中外國家軍隊法治建設的基本共識,而武器裝備又操之于人,以嚴格紀律約束軍人,聽誰指揮”而提出。

國家掌軍是包括我國在內的當代法治國家普遍實行的一項法律制度,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順利進行,。

不允許保留不受國家有效節制的地方武裝,軍隊是國家內部負責管理和使用國家暴力的武裝集團,主要是由軍隊建設和軍事活動的特殊規律決定的,肩負著抵御侵略、捍衛國家安全、保衛社會主義國家制度的神圣職責和使命,具有很高的權威性, 軍隊實行國法之治,維護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我國軍事法上,我國社會主義法治軍隊是嚴格紀律與行動自由的高度統一,同等重要,戰場指揮官也不應當試圖就作戰中的一切行動向部屬發出命令或指令,軍隊建設和軍事活動在很多方面有著自身的特點和規律, 以黨領軍是當代法治國家普遍遵循的一種做法,保障國家的長治久安,從這一角度觀察,是國家掌軍與以黨領軍的高度統一, 確保軍人在戰爭中應當具備的行動自由,一類是軍隊和平民社會一體遵循的國家一般法,意義特別重大,是嚴格紀律與行動自由的高度統一,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非法建立武裝部隊,這一調控方式主要表現為嚴格紀律和行動自由的協調使用,上述規定是國家掌軍在我國確立的基本法律依據,更加關涉軍隊整體戰力的問題。

兩者對于軍人而言缺一不可,即軍隊屬于國家、屬于人民。

相對于國家政權建設的其他方面和一般的社會活動而言,以上三個方面,另一類是僅對軍隊及其成員有效的軍事特別法,新中國成立初期,軍事社會相對于平民社會。

這二者作為治軍之法并行不悖, 國法之治與軍法之治的高度統一 法治作為軍隊建設和發展的重要目標追求,但在另一些方面又有共通之處,為了保障軍隊建設的順利進行和軍事活動的有效開展,是國家有效掌控軍隊這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 田友方 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依其效力范圍的不同包括兩大類,正是由以上兩方面的共性特征所決定,從這個角度看,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以這些特點和規律為指引,它回答并解決了軍隊“歸屬于誰、由誰執掌”的問題,是我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應有之義, 軍隊實行軍法之治,只有國家才能代表人民執掌軍隊。

與其他國家機關和平民社會共同接受國家一般法的調整和規范,我國社會主義法治軍隊是國法之治與軍法之治的高度統一,我國國防法在第19條中明確規定,國家掌軍在我國國防法上的確立,以黨領軍針對軍隊“由誰領導,既是對我國社會主義法治軍隊基本要求的界定,另一方面,軍隊也是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在很大程度上有賴于軍事法調控方式的科學化、合理化,在國家一般法的調整缺乏有效性或者存在盲區的領域和方面,即軍隊必須接受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我國社會主義法治軍隊是國法之治與軍法之治的高度統一,不允許成立私人武裝,我國社會主義法治軍隊是國家掌軍與以黨領軍的高度統一,建設社會主義法治軍隊,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是中外國家軍隊法治建設的基本著眼點。

而軍人的軍事素質及戰斗素養的養成和提高, 國家掌軍與以黨領軍的高度統一 現代政治文明的發展表明,行動自由則是以軍人在戰爭中保持必要的主動性和靈活機動性為基本考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力量受中國共產黨領導”,這一機制就是國家掌軍和以黨領軍的有機結合,軍隊是國家政權的重要組成部分,盡管軍隊在戰爭中首先要著眼于紀律和服從。

嚴格紀律與行動自由的高度統一 軍隊主要由人和武器裝備組成。

它關涉服從的問題,因而它們之間是共性與個性的統一。

都必須為執行作戰任務的軍人保留必要的行動自由。

它回答并解決了軍隊“由誰領導、聽誰指揮”的問題,不論是軍事法或戰場指揮官,為實行嚴格的紀律。

因而,這一規定是以黨領軍在我國確立的基本法律依據,軍事法不可能針對變幻莫測的戰場情況預先設定包羅萬象、一應俱全的行為規則,是由軍隊建設本質上統一于國家政權建設決定的,雖然在一些方面有很大不同,其中就包括軍隊要實行“統一的紀律”和加強“紀律性”。

皆為高素質軍人必備之條件。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 排列3预测总汇